022-65634765 | 想要了解更多?
请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近日,澳大利亚的货运代理表达了担忧,他们担心这些主要航运公司(包括赫伯罗特和马士基子公司汉堡南美在内),正在计划建立一个客户数据库,以直接与托运人打交道,彻底甩开代理商。


据海外媒体报道,一位货运代理称一些承运人拒绝再接收货物,除非货运代理同意向承运人预订国内内陆卡车运输,而这恰恰需要代理提供托运人的详细信息。


然而当下一舱难求,为了争取到可用空间,货运代理别无选择,只能同意这些条款。


赫伯罗特(Hapag-Lloyd)的一位发言人否认存在胁迫:“内陆运输的确是我们在澳大利亚所提供服务的一部分,但我们绝不以任何形式坚持让客户使用此服务来确保我们服务或空间的预订。”


汉堡南美声明也驳回了该货运代理被迫透露客户数据的说法,“目前我们的可用空间在全球范围内都很紧张。


在大洋洲内部贸易中,由于整个大洋洲的运营中断,我们正面临严重的容量限制,由于容量有限,我们目前无法容纳额外的长期业务。我们很抱歉并非所有预订请求都能得到满足,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使海运物流恢复正常水平。


我们的 Hamburg Süd Instant 产品(马士基称其为 Spot)仍可供任何客户预订,无需使用 Hamburg Süd 卡车运输。因此,我们并没有看到您提出的问题所在。”


货代要凉凉?航运公司正建立客户数据库,以彻底甩开代理商!


尽管如此,货运代理声称,到目前为止,这种承运人策略仅限于澳大利亚到新西兰的贸易,由于船舶已重新部署到北半球利润更高的贸易线路,因此船舶空间现在非常宝贵。


货运代理声称,“我们担心的是,在 6 到 12 个月后,当市场恢复正常时,运营商将利用数据库直接联系我们的客户进行报价。到时候,谁还会找货运代理呢?” 


货运代理表示,承运人的行为是“掠夺性的”,违反了澳大利亚的竞争法。


澳大利亚货运代理已经联系了他们在货运与贸易联盟 ( FTA ) 中的代表,以向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 ( ACCC ) 提出陈述。


货运与贸易联盟 ( FTA ) 的董事兼联合创始人、澳大利亚高峰托运人协会秘书处的成员和全球托运人论坛 ( GSF ) 的主任保罗·扎莱认为,来自承运人的威胁是真实存在的。


他解释道,“显然,澳大利亚供应链中的所有人都面临着威胁,航运公司、装卸工人等的垂直整合趋势越来越大。虽然国际贸易物流中断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将更加关注确保所有活动都符合澳大利亚法律。”


欧洲 GSF 高级执行官 James Hookham 指出,类似的情况在 1990 年代在欧洲发生过,当时根据欧盟法律被认为是反竞争的,并导致运营商会议制度的终结。


货代要凉凉?航运公司正建立客户数据库,以彻底甩开代理商!


承运人的这一最新举措将使他们能够了解托运人的动向,而竞争规则中没有关于数据所有者隐私的保护。它将允许运营商削减中间商,并且根据允许线路结成联盟的集团豁免规则,他们可以共享这些数据。


这是非常敏感的商业信息,如果承运人知道预计有多少货物,他们就可以管理贸易运力并提高运价,现在真的非常需要为航运业制定一项数据保护法案。


其实这个问题并非仅仅存在于澳大利亚,它会是全球供应链的问题,全世界所有地方的货代都会面临这个问题。而一旦发生,托运人也会更加依赖承运商,届时运价操控现象将更加明显!